森下雅子

來自日本的森下雅子小姐說:“在台東生活真的很辛苦!”。看著桌上裝著冰麥茶的透明杯外圈凝結了一層水珠好像汗水逐漸滑落,雅子的這句話也讓我渾身冷汗。“但是現在我很喜歡台東了!”淺淺的笑容,日本女性獨特的溫柔氣質,在雅子身上可以完全體現了出來。

透過同學的介紹認識了住在成功的丈夫,交往時期就曾來過成功旅游,雅子當時的感覺是:絕對沒辦法結婚。但是因為丈夫的真誠和努力打動了她,讓她答應嫁到台灣共組家庭。“嫁來台灣很不習慣,很辛苦!”雅子說,對於從小生長在日本大阪的她來說,繁華與便利是理所當然,但在當時的台東找不到家鄉的味道,使她在適應異鄉生活的過程中備感壓力。“15年前嫁來成功的時候這裡沒有便利商店,那時候台東的第一個便利商店在中華路,可是裡面也找不到日本的東西。”雅子,看到店裡販售的御飯團,心裡想著日本,嘴裡卻吃不出家鄉的味道,讓她常常淚流不止,幸好她非常喜歡台東的水果,所以就拼命吃水果,直到後來,雅子跟先生會特別開車到高雄采購日本商品,才解了她的鄉愁。

初期因為飲食問題,加上語言不通,讓雅子緊閉著心扉,總是無法感受生活的快樂,後來,先生鼓勵學古典芭蕾的她開班授課,教成功地區的孩子跳古典芭蕾,而這一群前來學跳舞的孩子們,奇跡般地打開了雅子的心扉。“一開始教芭蕾也是有語言的問題,自己的心扉也還沒打開,我講一句丈夫幫忙翻譯一句,用這樣的方式教芭蕾。”雅子回憶裡,從一開始的勉強上課,漸漸地在課堂上與孩子們互動的歡樂氣氛、家長們的支持,讓雅子的心情逐漸好轉,甚至每年都為孩子們舉辦古典芭蕾的成果發表會,讓認真學舞的孩子有舞台可以展現他們的學習成果,“這是對孩子們的肯定,舉辦成果發表會的舞蹈服裝、舞台設計、場控音效等等,家長們也都很幫忙,讓我非常感動!”

彷彿見到一線曙光,雅子甚至覺得她是為了遇見這群孩子們才來到成功,從這個角度去思考,這十多年適應期的辛苦,也表現的雲淡風輕。“我從心裡面改變了很多,從一開始不接受台灣人,不習慣鄰居們太熱情。”在日本人的觀念裡,訪客都會先事先告知何時來訪,但這點在熱情的台東鄉下似乎不管用,左鄰右舍想到就隨時自動來家裡聊天,這樣的熱情讓雅子內心掙扎。

森下雅子

開始理解台灣式的熱情,是兩年前日本的酒井充子導演來成功拍攝《台灣萬歲》紀錄片,導演偶爾會來跟雅子聊天,讓雅子了解一些當地的故事,所以她逐漸理解台灣人的個性、觀念以及熱情直接是有其形成的背景,透過酒井導演的故事進行深度了解,雅子才真正能夠與當地的朋友們建立起感情,內心也不再有掙扎與抗拒,而是真正的喜歡上台東,能夠享受在台東的生活。

雅子說:“現在回日本我都帶台東的一種袋子回去送給朋友,朋友們都很喜歡!”在台東市場內有賣一種手提袋,藍綠紅相間而且非常便宜,卻廣受日本友人喜愛,出於好奇,當場上網查詢,才知道雅子說的是現在在台灣討論度極高的“茄芝袋”,這款平民手提袋竟是從雅子從台東帶到日本的最佳伴手禮。 從原本的抗拒到喜愛,命運般地來到成功與一群可愛的孩子們在舞台上旋轉跳躍,在促進台日交流的部分,雅子也貢獻了她的語文能力,2016年協助促成日本佐賀縣太良高校和台東成功商業水產職業學校的互訪交流,將她對台東的喜愛轉為實質的行動,讓台東的孩子擁有更多元化的視野,也讓孩子們有更廣闊的天空可以探索。雅子滿懷信心,開心的笑著說“我是因為台東的孩子才來到這裡的啊!”。